《酮好翻譯組》
KetoIsGood.blogspot.tw
翻譯:Leo Tseng 校對:愛麗兒 (2017年2月26日)
(於美國科羅拉多州布雷肯里奇市)
(舉辦之低醣研討會) 高脂飲食對膽固醇變化的動態影響
講者:Dave Feldman 先告訴你們 內容很多但時間很短 所以可能會有點快
但相信我 重要的部份我會講慢一點 首先 我沒有利益衝突 事實上 在研究這些時 我擅長損失很多錢
你等等就會知道了 先自我介紹一下 你可能認不出這張照片
等一會兒你就知道為什麼 我是個業務開發者、創業家
但自始至終我都自認是位軟體工程師 工程學對我來說很重要
它扮演了分析科學研究的角色 這是現在的我
因為我2015年4月開始生酮飲食 前7個月神采奕奕 從沒感覺這麼好過 黑暗日 在2015年11月降臨
當我拿到膽固醇數據 當然 比我預期的高很多 我姐姐和爸爸也一起生酮
但膽固醇沒有飆高 所以我很驚訝發現自己
是被低醣社群稱為『高反應者』 這當然讓事情變得有點棘手 我接著決定學習關於膽固醇和脂質系統的一切 (我們已經知道兇手是膽固醇)
(我們只需要足夠的證據來證明) 在學習關於膽固醇的時候
碰到這情境似乎相當常見 有很多在這個領域的人 對『膽固醇是壞人』這概念早已根深蒂固 這就是事情變糟的開始 他們要找到合適的證據只是遲早的事 但對我來說 我學到越多關於脂質的網路系統 越覺得像是身為軟體工程師常見的
分散式系統 所以 越看越像 我心想
是心理投射嗎 是我的工程師魂在作祟
還是它真的是個網路 這想法剛好在合適的時候萌芽 因為第二次抽血檢查
是在第一次的兩周之後 因為我有點想聽聽其他的意見 另外 雖然我等一會兒
會給你們看很多酷炫的圖表 這對我來說大概是最重要的一張圖
因為這開啟了這個旅程 從這裡可以看到我的平均脂肪攝取 我的三日平均脂肪攝取量是224克 第一次血檢時 得到的膽固醇值是329 兩周後 我過得很慘 我決定 只有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
才攝取飽和脂肪 所以我的脂肪攝取量降到83克
但還在生酮的比例 這是我總膽固醇的數值 重點來了 我蠻確定我大概是世上唯一
看到膽固醇飆高100點 卻欣喜若狂的人 原因在於 在那天之前 如果這真的是反相模式 這就是實證 雖然這才4個數據點 從那開始
我決定進行極端的N=1實驗 用極端描述我的N=1實驗
就像是說太陽表面只是有點熱 你們可能早就知道 我經常進行量測 我每天早上 量血糖、量血酮、量血壓 事實上 我吃的每樣東西都拍照
並經常測量份量 任何東西 包括補充品、飲料、水 如果我沒辦法真的測量它
你會在我手機裡的照片看到很多我的左手 為什麼呢 這樣我就有體積的參考 我測量這些的原因是
這樣就能拿來和大量的血檢結果比較 你會看到很多血檢 真的很多血檢 過去15個月 我做了51次血檢 我想先告訴大家這些 因為我希望你們了解
我有多認真看待這些要告訴你們的資訊 現在來談談 我稱它為『反相模式』 首先 一點小小的回顧 低密度脂蛋白要比這個複雜得多 但這三個部份 我們會一直提到 需要大家熟悉一下 當我說低密度脂蛋白 就是你在報告上看到的LDL-P 對那些阿宅 我是指含有ApoB的脂蛋白 其他人並不需要知道 只要知道LDL-P指的是什麼 但在LDL-P裡面有三酸甘油酯和膽固醇 我要大家記起來 哪個佔的數量比較多 三酸甘油酯還是膽固醇
在待會兒的考試中很重要 你沒想到有考試吧 大約去年的這個時候 我碰上這些友善的人們
正打算舉辦Low Carb Vail (研討會) 大概因為我喋喋不休講得太快 對他們解釋這些有點困難 要解釋脂質系統就像工程機制一樣 要對這些醫師們解釋清楚真的很難
我希望有另一位工程師 一個剛好也了解膽固醇的工程師 幸運地 我真的遇到了
(左:Ivor Cummins) 當然我和Ivor聊了很多 告訴他以科學的角度來看 下一步明顯是 即使我以三個月得到這個數據 大概每次測試間隔13到14天 明顯下一步
是看我能否解開這個模式 但這次每天都測 所以連續7天都抽血檢查 我每天都抽血 每次測試都包含NMR 也就是核磁共振測試 來確保我得到完整的膽固醇數值
顆粒大小分佈等等 我照著飲食規劃吃 來誘發這個曲線 所以我就看出反相模式了嗎 是的 就在6次血檢之後 其中5次是每天 星期一那次是隔一天 任何工程師都會告訴你 接下來要加碼 我接下來就試試 能否以349克的脂肪攝取
誘發膽固醇大幅下降 結果正是如此 LDL-C降到218 對了 這是自生酮以來的最低值 好 讓我慢慢一步一步解釋 因為我希望各位在離開時能記住這個 這是LDL-C反相模式的逐步解釋 在抽血檢查那天之前的三天 如果我今天早上抽血檢查 星期日早上 那代表我可以拿昨天星期六
前天星期五 和大前天星期四 把這些天的脂肪攝取平均
我可以預測LDL-C的模式是如何 下一張圖要給你們看的是
我第一次有29個數據點 是Vail研討會之後 每對數據就是
平均脂肪攝取和LDL-C放在一起 所以 換句話說 只有那三天 以橘色的點標示的 和藍色點的LDL-C相關 為了讓你們更清楚看出反相模式 我要把左邊的軸上下顛倒 準備好了嗎 看起來就是這樣 這是相對比較 所以你可以看到 軸下方的數值不是從0開始
因此我們可以用看的比較 但阿宅可以看 皮爾森係數和線性迴歸 R平方和皮爾森相關係數 顯示極為相關 把它們重疊 並再次強調一下 每對數據都是之前三日的脂肪攝取和LDL-C 的確有些偏離點 但我都算進來了 我記得好像有3個點 第5天 第14天 抱歉 第19天 很接近最後 大概是第27天 好 來看看這個 HDL-C沒有反相模式 HDL隨著脂肪攝取增加而上升 皮爾森相關係數和線性迴歸指標
看起來沒那麼相關 但你可以看得出來 那是因為 HDL-C似乎有個最低底限 這可能是件好事 現在 我要再回來講LDL-P
它是裝載LDL-C的顆粒 LDL-P的顆粒數 Jeffry Gerber提過
Ivor提過 還有很多人也談論過 這有點像是脂質學家
認定動脈粥狀硬化風險的新浪潮 我們發現 越是研究這些數據
越覺得LDL-P套用的是不同方程式 它還是和三天的脂肪攝取窗口相關
但有兩天的缺口 回到我之前的例子 如果我今天早上抽血檢查 我會忽略星期六和星期五
而用星期四、星期三、星期二的脂肪攝取量 接下來這張圖 包括了剛才所有的數據點
但是 套用這個新方程式在LDL-P上 所以虛線的橘點 跟剛剛有點不同
是三日平均脂肪攝取量 但隔兩天缺口 我現在把軸顛倒過來 讓你看出相關性 皮爾森相關係數和線性迴歸係數
所顯示出的相關性更強烈 就目前來說 我並沒有納入所有的數據 這有點超過我所要講的
但我不拿八月之後的數據 是因為那時我開始加入運動
對結果會有些影響 我可以告訴你LDL-P
是所有我追蹤的指標中最一致的 當然以趨動許多影響因子來看
LDL-P是最相關的角色 也讓大家看一下 小的LDL-P 顆粒小的LDL-P
我大概看過百萬篇網路文章在講這個 大家常常提到各種方法來讓它下降
因為公認它會造成血管粥狀化 小的LDL-P隨著脂肪攝取量增加而減少
所以我可以放心多吃脂肪 可以降到90以下 可說是少到量不出來 讓我們花點時間談談反相模式的背後理論 這理論有點剃刀理論 一旦對脂質學足夠了解
你真的可以感受到背後所發生的事 困難在於
我必須讓你進入工程師的思考模式 要這麼做 我必須強調這個重點 低密度脂蛋白有很多任務
很厲害 它做很多事情 但它的主要任務是運送來自脂肪的能量 這樣強調大概還不夠 所以我要用全大寫、粗體加底線 脂蛋白的『主要任務』是運送來自脂肪的能量 再一張就好 加大字體 讓你留下深刻的印象 我知道膽固醇一直以來都是閃閃發亮
被聚光燈照著的 而Ancel Keys這位天才
讓我們倒過來學習脂蛋白 但他的結論是值得商榷的
不管是運送量 或是活躍程度來看 毫無疑問
脂蛋白的主要任務是運送三酸甘油酯 也就是一綑綑的脂肪酸
我們所有低醣飲食的人常使用的 所以 如果用簡單的比喻 如果我們搭遊輪 想像這是LDL-P 三酸甘油酯是什麼 人 乘客 再延伸 那膽固醇是什麼 是救生艇 膽固醇常常搭乘脂蛋白 它們的確隨著循環系統四處旅遊 但脂蛋白常常放下膽固醇嗎 並沒有 但它們常常放下三酸甘油酯 很多膽固醇最終還是回到肝臟
走上不同的命運 例如 荷爾蒙 例如 膽鹽 等等 再次地 你可以像工程師那樣思維 觀察這些東西存在時的歷程 是的 沒錯 就像Jeffry Gerber提到的 它們也有次要任務
例如 運送脂溶性維生素 很重要 那個功能也比運送膽固醇活躍 現在我們開始了解
在抽血檢測膽固醇發生什麼事 我要先告訴大家LDL-P的兩大分類 乳糜微粒 我喜歡稱它為
你剛吃下食物的脂肪能量 在1到5小時 也有人說數分鐘
看你讀誰的研究結果 它們可能增加 但一般來說到5小時
它們都被肝臟吸收了 基本上 6到12小時 它們就消失了 不過 來自貯藏的能量 是由肝臟合成的 來自貯藏的脂肪能量 這些傢伙是源自VLDL的脂蛋白 它們還持續存在 我喜歡稱上面的為短跑者 它們快速奔跑 丟下能量
一下就達到終點 肝臟 (下面)這些是長跑者 為什麼這個這麼重要 重要在於
我什麼時候進行空腹抽血 我在空腹12到14小時之後抽血的
你應該也是 如果你那時抽血 代表什麼意思呢 那代表 只剩下前身是VLDL
來自脂肪貯藏的LDL顆粒被量測到 所以那些LDL顆粒中剩下的膽固醇
就是你會看到的 那就是為什麼
它們是很棒的間接對象
讓我們了解身體在做什麼 這是個過度簡化的卡通圖 但基本上 簡單來說就是這樣 我的身體似乎透過三日窗戶來觀察 透過窗戶觀察前三日 發現
『哇!我們能量充足!』 有許多來自消化系統的能量 我想我可以調降
不需要調升來自貯藏的VLDL 非常合理 相反的 假設我在匱乏期 沒吃很多食物 特別是 如果我的肝醣儲存量不高 我的身體會說我們必須調升VLDL
非常合理 我們必須確保有足夠的三酸甘油酯
在循環系統中供給細胞使用 在我這些N=1的實驗之後
下一步顯然就是進行 我稱之為『相同飲食實驗』 我很高興 我姐姐也有來 她也加入我的實驗 再提一次 我是高反應者 這些數字的確嚇壞我的醫生 但我有機會讓他們看這些數據
改變了一些人的想法 我姐姐比我大六歲半 她也是生酮飲食
膽固醇上升了一點 但數值還是很不錯 總膽固醇是230 LDL幾乎是我的一半 我們的做法是
13天之中 吃一樣的食物 只有家人才願意跟你一起跳這種坑 我非常堅持要做到最好
幾乎所有的東西都量測 有多徹底呢 我姐會告訴你 我在各別的鍋子裡炒蛋 才不會因為變冷黏住而少了一些克數 對吧 這是我們的總膽固醇 我是藍色 她是粉紅色 疊上我們每三日的平均脂肪攝取量 你可以看到我們的數值是如何
與三日平均脂肪攝取量呈反比變化 為了讓這個更有趣
我不打算給你們看所有的數據圖 我只展示她和我的數據比較
再次提到 她的數據幾乎是我的一半 但是她的變化量幾乎跟我的一樣 這是相對比較 所以左邊粉紅色的軸是她的 右邊藍色是我的 你可以直接看出這有多麼密切相關
皮爾森相關係數是0.94 現在來看看LDL膽固醇 一樣 在相對比較上 幾乎是一致的 LDL顆粒數 我希望所有數據都公開透明
的確有一個點受干擾 最後一個數據點 我標紅色的
數值是1201 這不在我預期之中 我想把它視為實驗室量測錯誤
但也可能有其他意義 我不知道 但若把最後一天的數據拿掉 再做一次圖 皮爾森相關係數是0.78
線性迴歸相關性也很好 但更有意思的是 這些『順便也量一下』的
HDL膽固醇和三酸甘油酯 這是個主要轉捩點 因為當初我看到我的脂質數字
隨著飲食中的脂肪上上下下 現在也有我姐的 和我在不同水平的數據 不止在相對比較上 甚至在HDL膽固醇和三酸甘油酯的絕對值比較上 三酸甘油酯的數據讓我著迷
因為那實際上就是血液中脂蛋白裝載的能量 最後我決定要做『膽固醇劇降實驗』
各位大部份是因為這樣認識我的 我決定在Ketogains研討會上進行
那是我第一次公開報告我的數據 我決定在期間加上最極端的實驗 是在10月9日進行的 我照了一張我在抽血檢查的照片
在兩天前 也就是10月7日 我聲明 你將會看到幅度最大的膽固醇下降
甚至在還沒進行10月10日的抽血前
我就這樣說了 那就是為什麼我放了張剪影
因為那還沒發生 結果如何 這是時間線 在10月4日、5日、6日
我吃很少的食物 在10月7日抽血檢查 然後我開始吃大量的食物
一日5000大卡 脂肪攝取達到461克 對了 給那些喜歡討論飽和脂肪的人
我吃下的飽和脂肪是每日274公克 順帶一提 這真的好辛苦 低醣高脂飲食很容易有飽足感
要吃到5000大卡 真的很難 數字的確下降
這大概是我第一次在網路上爆紅 總膽固醇下降66 LDL-C下降73 LDL-P呢
總是聽到大家談論如何從這型變成另一型 如何攝取不同油脂
加入不同運動 來改善 在三天之中 下降了1115點 這時 我決定要把這些寫下來 放在我的部落格 CholesterolCode.com 我一開始叫它『膽固醇下降方法』
但大家都叫它『Feldman方法』 方案一 基本款 是三天半加一次血檢 所以三天之中 吃高卡路里飲食
但維持在生酮飲食比例 然後在早上血檢 就像我一直跟大家說
請把數據分享給我 我想知道 不管結果如何 方案二 這個比較好 和我在Ketogains進行的比較接近
先進行低卡路里 再回到高卡路里 這樣就能誘發那個曲線 另外 是10天半的 4次血檢 那是我在Ketogains做的
也分享在部落格上 我其實希望每個人都做這個 因為前兩次血檢 建立了數據較多的基準線
而最後兩次也是 你會有較多數據的優勢
你能看到顆粒數的相關性 這需要五天才能看到 幸運的是 我找到一些願意嘗試的自願者 寫出方法就是希望會有自願者 Bill Davis 如果你正在看 謝謝你第一個跳出來
他馬上就做了 這是他的LDL歷史值 一年半來 每季量測的數值是138、109、174
我大概會說平均是130 他的最後一次血檢就是130 他執行3天每天5000大卡的方案
所有卡路里來自脂肪 他看到自己有史以來最低的LDL值88 順帶一提 他的HDL比LDL還高
從98變成112 下一個是Tom Sheest
我希望他也在這 但不幸 他必須待在家 他變化了一下加入斷食 有人說這個藍色和黑色對比不好
應該用白色字 但我會特別為各位指出來 他的斷食實驗
代表他的三日平均脂肪攝取慢慢下降 正如我預測 他也認同的
他的LDL-C應該會上升 我想花點時間在這 讓大家都理解
這邊是當你斷食 你完全沒有攝取食物 你的LDL-C會上升 不止如此 LDL-C在斷食第三天達到最高值 這變得非常相關 下一個是 Richard Morris
有多少人聽過他 他是2 Keto Dudes之一 他今天也在場 他沒有做我偏好的那個方案
就是血檢比較靠近的 他變化了一些 而且他是第一個這麼做的 他每季驗一次血 他大約吃1500大卡 120克脂肪 他想 管他的
他進行的是 我本來想叫它夏威夷豆實驗 因為他大部份攝取的脂肪是從那來的
他的結果在這 粉紅色的是差異值 他的總膽固醇下降36 LDL-C下降31 意料之外的是他HDL-C也下降了
通常會升高 不過那項通常相關性比較低 他做完這個實驗後 他的醫生很驚訝 當他要做下一次測試時 醫生說
『你上次幫那個人做的測試』
『不要再做了』 果然 回到大約1500卡 120克脂肪 他回到幾乎和原來一樣的數值 和六個月前一樣 這符合我的理論 這比較像是偏好點
而不像一直變動的狀態 下一位是 Silvio Ferro 我和他常交換意見
他其實是比利時的醫生 希望我沒講錯你的名字 我很佩服
他做了完整10天的那個方案 第一排是初期三天 他維持一天750大卡 63克脂肪 你可以看到 他有高三酸甘油酯症 他的三酸甘油酯有點高
但因為他吃低卡飲食 也許因此而增加了些 你可以從他下一組檢測看出來 他把攝取熱量提高到5000大卡
脂肪增加到約500克 果然看到他的數字下降
尤其是LDL-C 我只留下第一組和最後一組
來更清楚看出差異 他也擅長使用這些方法
對於如何能運用到自己病人身上感到很有興趣 將脂肪攝取增加428克 428克的脂肪 讓他把LDL-C降了76 他的三酸甘油酯降了幾乎三分之一 Carl Franklin 最近很紅的
2 Keto Dudes的另外一人 我們請他先抽血檢查來看他現在飲食
所產生的基準線 大約是每日3000大卡 255克的脂肪 把卡路里拉低三天 當然他的總膽固醇上升
LDL-C上升 HDL-C下降 Carl也用NMR檢驗
所以我們可以得知LDL-P和小的LDL-P LDL-P上升264點 三天之後 在進食5361卡的新紀錄後 510克的脂肪 他的總膽固醇下降了58 我覺得我必須一直提醒大家這才花了三天 這三天 那三天 網路上大家常常在討論這些數值
低醣社群也是如此 大家認為它們像冰河 如果大家都這麼認為 我希望能打破大家這樣的想法 那就是 脂質系統是動態的、一直在變化的 我覺得我需要花一點時間
在演講中插入這些小提醒 它是如此動態 並且受到能量的影響 我們可以看到這些大家密切關注的數值
是如此容易被飲食內容所改變 我們也注意到 最值得關注的大概是 他的LDL-P下降了400點
在右下角那邊 目前為止 在那些我真的看過血檢報告的人中
不是網友留言幾句話的 在傳血檢報告給我看的23人裡
目前成功率百分百 那些把脂肪攝取量提高的 都看到膽固醇下降 其中9個是因為好奇而嘗試 10個是為了 要讓醫生不再煩他們 這10個人 他們不在乎膽固醇數值是多少 他們說 我只是想試試這對醫生是否有效 當然他們連絡我 我給他們一些建議
確認他們正確執行這方法 如我所說 請把數據分享給我 剩下4個 我有點怪罪Jeffry Gerber
(Jeffry Gerber在網上給這個建議) (Jeffry Gerber在網上給這個建議) 4個人用這來改善壽險利率 我還在等 第一個願意公開分享的人
但目前為止那4個人都不願分享 現在我想花點時間 來告訴你們一個人 大概是影響我最深的 這是Jill的故事 Jill不是真名 但她同意我分享她的資料 我就直接用說的 我遇見她是因為我的一個朋友
告訴她我的部落格 在她第三次膽固醇檢驗沒過關的時候 事情是這樣子 她在一年前開始生酮飲食 然後 這樣的故事大家大概很熟悉 她在各方面都覺得變好 逆轉第二型糖尿病 治好高血壓 而且很確信血檢數值
應該是有史以來最好 的確如此 在發炎的指標是如此 她的膽固醇是唯一上升的數字
而她的醫生馬上責備她 對她這麼說 『若無法活著享受它,生酮飲食好在哪?』 她決定要再做一次血檢
這樣的故事我總是一再聽到 她決定要『乖一點』 所以減少飽和脂肪攝取 她減少飽和脂肪 兩個星期後再驗 數字更高了 她後來做了第三次血檢 這次她哭了 她斷食三天 數字又創新高 她感到恐懼 她真的認為自己得了什麼病 目前正滲漏膽固醇進體內 她不知該如何面對這件事 當她看到我的部落格 那對她來說是很震撼的
她決定要來試這個方法 但最糟的是 在經歷那些後
她害怕攝取飽和脂肪 在那時 即使是正常的飽和脂肪攝取量
也讓她害怕 不過 就像她在Email裡跟我說的 這就像是最終章 她的最後機會
所以她盡量吃 雖然最後相較於我的方法
其實不是很大量 她的所有數字都改善了 膽固醇大幅下降
她把這結果拿去給醫生看 而醫生沒任何解釋 她馬上開除他 還是有點想哭 (……那個蠢測試毀了我的生活)
(害我忽略了身體一直告訴我的:它愛生酮) 當我讀到她的信時
(……那個蠢測試毀了我的生活)
(害我忽略了身體一直告訴我的:它愛生酮) (……那個蠢測試毀了我的生活)
(害我忽略了身體一直告訴我的:它愛生酮) 就是這世界上的Jill們 讓我想把這些資訊傳遞出去
(……那個蠢測試毀了我的生活)
(害我忽略了身體一直告訴我的:它愛生酮) 最後一些想法 我要回顧一個可能被遺忘的重點 不是單純多吃脂肪等於膽固醇減少 因為這有個偏好點的 我的偏好點看來比我姐姐的高 在開始低醣飲食之後 似乎是有個偏好點
我的身體以那為目標上下調控能量 但是 我是個工程師 當你告訴我一個東西壞掉了
我不會預期看到這種現象 這在我看來
像是很高程度的體內平衡狀態調控 直到我有強烈的證據 指出這是失調 否則我不傾向試圖降低膽固醇 即使它是如此高 對有些吃低醣高脂飲食的人
這可能會很高 就像我自己 高反應者 這有害嗎 我們還不知道 但我有很多理由覺得這並非不好 我實際上大概有28個理由
可以私下再跟你們說 實在放不進這個演講
但我對一些研究有很大的疑問 我和Ivor Cummins經常討論到
那些研究在工程學角度根本不可能過關 為什麼這些數據如此顛覆 脂質系統比大家認知的更不穩定 所有的膽固醇指標 每個你們剛剛看到的
都高度受到僅僅之前三天的飲食所影響 而所有的顆粒指標
都高度受到僅僅之前五天的飲食所影響 而這個影響模式是反相的
違反我們直覺的 攝取脂肪越高 LDL膽固醇越低 我真的相信 除非你有其他的代謝理由
或干擾的因素 而影響相關性 我真的相信 在場所有人 世界上所有人 影響的因子是一樣的 下一步 歡迎親自試試這些方法 只要花個幾天
你就能幫我們大家增加數據量 不相信我說的 證明我是錯的 歡迎試試 如果你是低醣界名人 例如 我不曉得 可能是Jason Fung 也許是 Ted Naiman 也許是 Jeffry Gerber 歡迎在你例行性膽固醇檢驗時 試一下我的方法 你只需要吃很多食物 只要保持生酮比例 然後再驗一次血
你會為我們產生推廣的效果 目前我正著手將這些整理成正式研究
若你能幫忙 請告訴我 因為我不是學術界的 我其實是工程師 學術界的緩慢齒輪有時令我沮喪 所以 我可能需要這方面的協助 有許多要感謝的人
但我想特別感謝我的姐姐 Darla 謝謝妳參加這個實驗
對我們來說 那真的是個轉捩點 我的演講到此 謝謝大家 謝謝 還有一點時間 開放大家問David問題 謝謝 我講太快嗎 – 我有個小問題 – 這邊有個小問題 – 左手邊 左邊 是 請說 – 一個問題 你有測量肝臟酵素和一些其他參數嗎
– 有什麼影響嗎 當然 我有追蹤CRP、AST、ALT 我也追蹤鐵蛋白 我的鐵蛋白偏高
我懷疑是我的飲食中的鐵含量較高
但實驗前後我儘量一致 我的CRP一般大概是0.53左右 除非我跑長跑 長跑後我會有較多發炎反應
但那對長跑來說很常見 – 但攝取那麼多脂肪
– 你沒有看到ALT、AST有什麼異樣嗎 沒有 事實上
我想打破一些關於這方面的迷思 許多素食飲食者都說
高脂飲食會增加肝臟的負擔 因為他們認為VLDLs從肝臟合成
因此這麼認為 事實上 正好相反 當你吃低醣高脂飲食 你的肝臟簡直在休假 因為 你從我的演講得知 大部份的乳糜微粒在小腸合成 以工程學來說 有個概念叫信任足跡
肝臟會說『我不用處理那些』 因為你的肝臟是個嚴謹的代謝夥伴
總是忍受你的一切 當你吃果糖進身體 誰來處理呢 肝臟 當你吃很多脂肪 肝臟就像是說
『這很好』『繼續走吧』 – 太好了 謝謝 – Dave 我是George Newman
– 謝謝你的演講 – 我也是個工程師
– 我正在處理一些數據 – 我在11月初進行了7日斷食 – 然後也驗包括NMR等等 全部的指標
– 但只看LDL的話 – 我的LDL-C是170 – 然後在1月10日 我又驗了一次 – 吃的是我平時的生酮飲食 – 幾乎是素食的生酮飲食 – 而我的LDL是134 很有趣 – 我還沒試過像你一樣
– 大幅提升脂肪攝取 – 我的飲食大概是75到80%卡路里來自脂肪 – 你知道
– 血檢前三天當然也是如此 你有辦法在素食飲食達到這比例 – 幾乎是素食 大部份素食 有意思 – 大部份的脂肪是來自
– 橄欖油、夏威夷豆、酪梨等等 有意思 我想等等跟你聊聊 – 我正好也帶有Apo E4基因 是 順帶一提 我是3/4
(註:Apo E3和E4) – 我也是 喔 太好了 – 首先 做得好
– 你做的這些實驗太棒了
(發問者是Ivor Cummins) – 當我第一次在Vail的研討會遇見你
– 第一次的9個數據點 – 我們都同意這絕非偶然
– 它們所代表的意義非凡 – 當我和別人提起你的實驗
– 總說這是一個新的科學發現 – 在花費數十億美金在那些膽固醇研究之後
– 及數十年來脂質學家的研究 – 這真的是個科學新發現 – 這也讓我們對以往常聽到的那些
– 升起疑問 – 我想這麼說 – 從我所有研究LDL-P的結果看來 – 我相信它對於好或不好結果的預測
– 是相關性的 – 我認為有很大量的機制組成的假設 – 建構成現在這樣的理論基礎 – 但最終
– 若LDL-P驅使壞的影響 – 我還是認為那是相關性數據的結論 – 你如何看待你的研究數據呢 是的 如果我可以強調那點就是 以工程師角度
我們不喜歡這種假設 就是如果一個裝置或一個物品
有多功能或負責多重任務 認為它的高使用率只因為單一原因
這是過度簡化了 所以 我認為 比如LDL在免疫上的角色
上升並不令人驚訝 快要死的人 有比較高的可能性 體內LDL上升 因為它扮演修復的角色 那就是其中之一個可能
我可以理解相關性是怎麼來的 那就是為什麼 直到他們能除去或控制
LDL顆粒在修復功能上對實驗的影響 他們不可能認定它是壞人 他們必須先這麼做 才是科學上所謂的精準 而問題在於 他們現在無法有效控制條件 就說『讓我們姑且相信膽固醇是壞人吧』 – 讓我以這個結束這個話題
– ApoB過高 – 最強大的應用就是反映胰島素阻抗 – 我認為那是它獲得如此威望的原因 – 但若你沒有胰島素阻抗
– ApoB卻因為其他的生理因素偏高 – 我認為ApoB的大部份歷年來的威望
– 是胰島素阻抗的促成的 – 胰島素阻抗是背後潛在
– 產生不好結果的病理原因 – 所以我認為那是ApoB在過去十年來
– 成為焦點的原因 – 最後一點 如果你們要看ApoB
– 你一定要看ApoB和ApoA1的比值 – 你不該不理會ApoA1 – 我認為全世界目前 都喜歡只看ApoB – 這有點丟臉 只是解釋一下你說的 我現在驗NMR的數據
同時也驗ApoA1和ApoB 我的ApoA也很高 Fat Emperor
是TheFatEmperor.com嗎 是 我要幫他推銷一下
因為我最喜歡的一張圖 是他網站的ApoB和ApoA與各種代謝失調的比較 所以 只是想提一下 – Dave 謝謝 – 我的先生是位工程師 我對那感到抱歉 – 我的問題是
– 女性的排卵周期會如何影響或參與作用 – 會不會你姐姐的那個異常值
– 是因為這個影響 之前有人問過
其實我對這非常感興趣 那就是為什麼當有女性和我討論
我會試著加入這因素 我姐同意我說 她已過了更年期 我知道這個可能會是個考量點 當你學習和研究更多
特別是內分泌系統以及其對女性的影響 你們女人比我們男人重要多了
還有演化方面那些 這是事實 我不會驚訝 如果女性
有更複雜的脂質調控機制 尤其是在更年期之前 目前還沒參與者 試了這個方法
顯示有這樣的機制 因為幾乎所有參與者的年齡都較大(更年期)
他們較常看醫生 所以較容易想來參與 – 若以你的直覺來看
– 是不是避免在生理期測試比較好 如果我非要猜的話 我會說 大概是吧 如果一定要猜的話 但那個 那超過我能力範圍了 – 請對麥克風講 – 女性即使在更年期之後
– 還是有荷爾蒙周期 – 我記得是黃體刺激素不再出現
– 所以不會排卵 – 就我了解
– 雌激素還是像之前會有周期 當然 – 不好意思
– 可以對著麥克風再講一次嗎 – 避開女性周期的第19到21天
– 其他時間都可以測試 有意思 但真的 科學家會希望有女性同事
願意做這實驗到這種程度 要求我姐姐做這麼極端的實驗
已經夠困難了 因為她是真的愛她弟弟 才會願意 – 我是Jeff Gerber – David 你該受到讚揚 – 你把非常複雜的數據濃縮並簡化 – 讓這群聽眾能夠了解你在做的事情 謝謝 – 去年到處都能看到你 – 我試著了解這些
– 因為我不是工程師 – 不過
– 除了降低保險費用 – 我想不出任何理由
– 來吃一天5000大卡的高脂飲食 – 除了要證實你的理論 沒錯 – 對我來說
– 你說的這些在臨床應用上的含意 – 是量測脂蛋白
– 其實是告訴我們能量平衡狀態 沒錯 – 那將會推翻一切 – 因為它如此動態、不穩定 – 而且它跟心血管疾病風險無關 – 除了身為相關性的無用角色
– 就像Ivor說的 是的 事實上 我可以用我最喜歡的比喻來簡化嗎 你最可能死在裡面的一種交通工具
是救護車 如果你有9分之1的機率死在救護車裡
顯然你應該避開這個死亡陷阱 對吧 這就是為什麼大家必須
以膽固醇是修繕的角色來看待它 而它真是如此 你不會對於有人在救護車旁死亡感到驚訝 因此 我們不應該對膽固醇
抱持一樣的假設 就你的論點 是的
若附近有更多救護車 那可能令人憂慮
因為可能有更多人死亡 但也可能只是
我有了更多經費來買救護車 我只是想加強照護
我不知道 – 我們應該結束這段了 他說我們應該結束在這 讓我們休息10分鐘 謝謝 Dave 很有意思的內容 謝謝